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全站搜索
新闻正文
报告显示中小学生补习班年均费用12000元,最高达30万元
作者:作者4    发布于:2018-12-03 08:38:28    文字:【】【】【
摘要: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的一项报告显示,解决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问题,已经成为我国公共教育政策面临的重大挑战。 2018年12月2日,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发布的《2018中小学生减负调查报告》显示,近四成的小学生家长认为孩子的学业负担重,小学生的学业负担问题

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的一项报告显示,解决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问题,已经成为我国公共教育政策面临的重大挑战。

2018年12月2日,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发布的《2018中小学生减负调查报告》显示,近四成的小学生家长认为孩子的学业负担重,小学生的学业负担问题应引起重视。其中,一年级有28.65%的家长反映子女的负担重,而该比例在二年级就直线跳升至40%左右。

“我国从五十年代就开始减负,到现在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不仅没有得到明显减轻,反而越减越重。”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山东省教育厅巡视员张志勇表示,“当下,中小学生承担的大量重复的作业,单一的死记硬背的学习方式,既是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表现,又是课业负担过重的原因。”

事实上,自1955年7月教育部发出新中国第一个“减负令”——《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以来,国家层面以专门文件方式发布的“减负令”就有10道,若将附带在其他工作的文件与地方出台的相关文件计算在内,已出台的“减负令”多达上百道。但从整体上看,收效甚微。

2017年12月,教育部公布《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其中提出学校要确保小学生每天10小时睡眠。但《报告》称,在教育部新出台“减负令”的背景之下,目前小学生的整体睡眠情况依然严重不足。

《报告》显示,根据调查结果,小学生中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的百分比仅有23.99%。随着年级升高,睡眠不足8小时的学生比例也越高,其中,六年级学生中,39.5%的学生的睡眠时间不足8小时。

2018年,上海市基础教育调查队曾就上海市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课业过重问题开展调查,得出结论称“学生学习负担过重主要来源于课外,上海中小学的学业负担90%来自于课外。”

根据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调查发现,与2005年相比,2015年学生上课外班的时间大幅度增长,学生日上课外班的时间为0.8小时,是2005年的2倍;休息日上课外班的时间为2.1小时,是2005年的3倍。

2018年以来,国家也将解决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问题的视角由“课内减负”转向“课外培训”。早在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就联合印发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开启了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规范校外培训的治理活动。

但根据《报告》数据,参与调查的中小学生中,仅有38%的学生没有报辅导班,六成以上的小学生均报名参加了语文、数学、英语等各类辅导班,北京和上海两个一线城市更是有七成以上的学生参加辅导班。

值得注意的是,初入小学校门,就有48%的家长为孩子报名各类辅导班,到二年级时,比例激增至65.44%。另外,报多门辅导班的学生人数也逐年级递增,六年级学生中,超过40%的学生家长为孩子报名两门以上的辅导班。

“补习班冲击了正规学校教育。”中国教育学会名誉会长顾明远称,“学校教育被课外补习班绑架了,家长陪孩子上辅导班平均每周六小时,一年平均费用12000多元,最高的达到30万元。家长也很无奈。”

究其原因,48%的六年级学生家长是因为升学压力和成绩因素报名辅导班。49.52%的家长认为减负应该改革中考和高考制度。顾明远称,“虽然现在取消了小升初考试,但择校、升学竞争仍然是导致课业负担过重的主要原因。”

“校外培训机构往往以高强度培训、提前教育等模式,培训学生的应试技巧,裹挟家长带着孩子拼命抢跑。”上海教科院研究员谭晓玉认为,要让家庭走出“校内减负校外补”的怪圈,“校内减负把教育的责任推给家庭,考试选拔机制和竞争犹在,校外培训机构膨胀,校外补习费成为家庭一笔沉重、又不得不花的费用。”

《报告》呼吁,转变教育质量评价理念,建立合理的评价制度,首先要变革的是单纯以分数来评价学生的理念,各个学校、教师应树立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学习性评价理念。其次,要由以考试选拔为中心的结果性评价,逐步变革为对学生高层次能力和综合素质的评价。




这是水淼·PHPWEB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8-12-03 16:38:28)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23 聚星娱乐平台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